您當前的位置:36选7 > 資訊中心 > 媒體資訊

36选7 www.bfiap.com         從去年開始,普洱茶市場一下涌入許多“新兵”——聯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團將普洱茶列入未來擴張方向,云南白藥旗下公司也將發布普洱茶新品,這些舉措引發業界無限遐想。2014年春,瘋漲的古樹茶再次將普洱茶推向行業的風口浪尖(詳見本報4月5日第8版《普洱迷霧之瘋狂的古樹茶》),集品飲、投資和收藏于一體的普洱茶再次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原料之外,更令業界血脈賁張的則是,普洱茶新老品牌爭奪市場和話語權的鏖戰。

        雨林出世,另辟蹊徑還是資本游戲?

        “雨林的攤子鋪這么大,一是在于操盤人強大的財力,另一個原因是普洱茶發展到了十字路口,需要找到突破口。”一位業內人士如此評述。

        最近一年,普洱茶市場最熱的話題莫過于橫空出世的雨林古茶坊茶葉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雨林”)。成立于2012年的雨林,定位“只做真正的古樹茶”,重金打造“雨林古茶坊”品牌。2013年,憑借雄厚的資金和控制原料源頭的優勢,在短短兩個月內,雨林建立了一套完善的分銷模式,在廣州芳村南方茶葉市場發展了上百家經銷戶,一躍成為普洱茶界關注的焦點。

        其后,兩年不到,雨林資本越過茶行、茶鋪等終端,直接進駐茶山,建立了幾十個古樹茶初制所,其設立在西雙版納勐海、占地400多畝的總部也正在建設中。而其在2013年推出的7款新品,開價更是從每餅2300元至1.5萬元不等,明星產品“騰蛟起鳳”的市場價更是高達1.58萬元。更夸張的是,炒茶客將雨林價格炒高,最高時甚至達到六七萬元一提。雨林攪火了古樹茶這把火,也被業界詬病,有人批評其為“炒作先鋒”,玩的是“資本運作的圈錢運動”。

        “雨林現在有30多款產品,品質、口感沒有問題,最初的高價是市場炒作結果,廠家出廠價并沒有那么高。現在,雨林除了幾款高端產品,大部分單價在2000元左右,相比今年價格上漲的古樹茶原料而言,這樣的價格并不貴。”某雨林經銷商如此說。

        在中國茶業新復興計劃項目召集人周重林看來,“雨林在一兩年時間內,憑營銷手段就讓天下皆知,風頭一時無二,有幾家能夠做到?”“雨林是有備而來,應該有專業的品牌策略和營銷計劃。”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秘書長許怡先說。

        “不管雨林成功與否,雨林將普洱茶細化、規范化,將普洱古樹茶劃了一條線,其為這個行業制定了古樹茶的一套標準的經驗也值得茶行借鑒。”普洱茶收藏家周文波表示。

大益:普洱NO.1的擴張與隱憂

        作為大益集團三大經銷商之一的雨林,在另立門戶時,帶走了許多大益的投資客。因此,普洱茶界很多人認為,雨林對普洱茶界的老大大益集團(以下簡稱“大益”)形成了挑戰。對此,許怡先認為,雨林和大益目前尚不在同一個級別。周文波也表示:“在應對競爭時,大益底氣十足,目前還沒有一個品牌能撼動其地位。”

        從2004年大益改制到2014年,正好是10年。在10年時間里,大益集團在吳遠之的帶領下,在產品的推廣和宣傳上秉承快速、精準的特性,短短幾年內就拉開了與下關沱茶、中茶等老品牌的距離,坐上了普洱茶企業的頭把交椅。現在,大益被視為普洱茶市場上的“硬通貨”和風向標。收藏家徐新認為:“大益無疑開啟了國內茶葉品牌傳播和塑造的一個新階段,也提升了普洱茶在業界的影響力。”

        在周重林看來,大益成為領軍者有歷史原因,它是云南為數不多的老牌企業之一。現在市面上賣價甚高的年份普洱茶,大部分來自老勐海茶廠(大益前身),比如7542、88青、小黃印、紅印等。“在普洱茶價高速發展的10年中,大益的許多茶品帶來了許多可圈可點的財富神話。”周重林說。比如2005年,改制后的大益以每件2000元的歷史高價推出第一批7542青餅,時至今日,這批7542的交易單價已高達8萬余元,10年時間漲幅高達40倍。

         然而,2013年以來,在普洱茶市場一枝獨大的大益,受到以古樹普洱為代表的一批品牌的挑戰。從今年4月開始,大益普洱茶價格一路走低,跌幅在30%至45%之間,偶有上揚,但整體行情仍呈下跌趨勢。周重林分析:“大益茶并沒有跌到發行價下,仍有利潤,只是其高額利潤時代結束了。”

        面對競爭,大益也在通過不同的途徑嘗試挽回局面。2013年末,業界傳出大益將在2014年耗資5億元收購古樹茶的消息。然而,在真正收購時,大益的出價甚至只相當于競爭對手的十分之一。今年5月,大益用易武古樹料制成1401批“易武正山”,試圖在競爭激烈的市場脫穎而出。另一方面,大益全面啟動商圈營銷的推廣計劃。5月22日,大益宣布啟動其醞釀已久的“鳳凰計劃”,提升大益全國各類型門店的盈利能力。“大益很多推廣活動的成效開始顯現,不過效果還是欠佳。”一位大益的經銷商如此說。此外,大益海外擴張的步伐仍在繼續,6月2日,馬來西亞大益茶專營店開業,大益正式進軍馬來西亞市場。

        然而,大益的大手筆并沒有緩解經銷商的壓力。“大益茶并沒有真正走向消費市場,就幾個品種好賣,大部分滯銷品種的產品壓在經銷商的倉庫中,經銷商苦不堪言。”北京某大益經銷商告訴記者。“大益要求經銷商每個月必須將配送的貨提走,因此,不少其他地區的經銷商拿到大益的貨后,直接就把貨物發回廣州芳村南方茶葉市場,出現所謂的‘芳村回流’現象。”

        存貨賣不掉、退不掉,經銷商何去何從,正在拷問著大益。“大益只有定價權,沒有市場發言權,早期的大益從藏市發家,提高了大益茶的流通身價,但今年以來,大益開始試圖擺脫藏家說了算的困境。”周重林介紹,2014年大益營銷主打“大益味”,號召大家來喝茶,而不是藏茶。“再藏下去,誰都不知道大益茶到底是何滋味,而其他新品牌都通過品鑒活動建立了自己的口感粉絲,這既是與大益藏家市場競爭的策略,也是普洱茶長久發展的必經之路。”

品牌蜂擁 群雄角力

        “老普洱品牌面臨激烈的競爭,都在根據市場調整產品結構,改變營銷策略。”許怡先說。

         顯然,感受到壓力的不僅是大益。同是普洱茶老品牌的海灣茶廠,開始投入更大精力做中高端普洱茶;中茶牌普洱與中糧集團合作,重點推出“中糧中茶”,提高產品的品牌地位和影響力;下關沱茶注冊了新的商標,開始制作高端普洱餅茶,構建新的品牌形象。

        許怡先說道:“今年還有一個特點,各大茶品牌更強調茶的文化內涵和制茶工藝,推介具有代表性的普洱茶拼配師和茶文化推廣者,比如勐庫戎氏的戎家升、海灣茶廠的鄒炳良、七彩云南的張俊、六大茶山的阮殿蓉等。”

        而新進入的品牌都在尋求精確定位,打造特色。云南白藥集團天頤茶品有限公司將“紅瑞徠”成功打造成鳳慶滇紅茶品牌后再次發力,蓄勢3年打造的高端普洱茶品牌“醉春秋”將在今年8月面市。據該公司總經理黃衛東介紹,“醉春秋”也是云南白藥將茶葉品類文化和獨特的品牌文化融合的結果。

        而七彩云南集團旗下的慶灃祥,則在普洱茶界大力推行“普洱茶企業標準化”,試圖掌握普洱在現代化生產上生產、倉儲、收藏新標準的話語權,并結合藝術文化,建構出普洱茶產業的新主流,打造宜飲宜藏的“當代普洱”。慶灃祥總裁田軍表示:“制定行業標準是打造‘當代普洱’最需重視的一環,而標準化則是讓‘當代普洱’升級的關鍵要素,以此提升普洱茶的健康標準、文化價值和收藏高度。”

        看上普洱茶產業的不僅有云南本土的企業。在北京,具有300多年歷史的榮寶齋,也將普洱茶文化引入榮寶齋的傳統文化藝術體系中,成立了榮寶茶文化(北京)有限責任公司。“和書畫一樣,榮寶齋只做收藏級別的普洱茶,并采取書畫家經典作品與頂級普洱臻品搭配的方式,打造榮寶齋專屬系列普洱茶,將榮寶齋傳統書畫強項與頂級古老普洱品種巧妙糅融、互為詮釋。”其負責人周海燕介紹,“榮寶齋選做的普洱毛茶全部取自勐海地區的六大古茶山,嚴格限定毛茶來源,經過最嚴格的手工生產和檢驗工序,每餅茶都由中國茶科所按照歐盟出口標準檢測,并附檢測報告以供查閱。”

        另一方面,一些新興的品牌則從圈子、個性化定制方面尋求突破,努力提升單品的附加值。收藏家徐新就很推崇茶人王心的營銷模式,以“茶人王心”注冊的微博粉絲數已達到180多萬人,在網絡平臺上,王心寫普洱以及與普洱相關的生活方式。2013年,王心“由藏轉營”,創建了自己的普洱品牌“藏歲”。通過網絡口碑營銷的方式,王心的“藏歲”普洱茶取得不俗的銷售業績,不過,他的目標不是做大,而是做“小而精”的普洱茶品牌。

        “中小品牌避開傳統大廠的粗放模式,以體驗為本,對品質要求較高。這類品牌有自己特色與優勢,以精細分類、精準定位的方式,改變傳統大品牌一家獨大、性價比低的局面。”徐新說,茶界老品牌與新秀各出奇招,都希望憑借獨特的商業模式向普洱茶標桿品牌進軍。”

        周重林也有同感。“普洱茶界近些年涌現許多新品牌,每家出招路數不同。”例如,寶和祥加大了跨界合作,與金融、文化以及能源等產業聯手,推出富有特色的微茶會,助力品牌建設的同時,也會帶來有效消費。蒙頓茶膏則主打簡單快樂的茶,針對年輕人推出了青春茶會,吸引了許多年輕人參與。

巨量屯茶與消費市場的困局

        投資者大量屯集,很多茶根本到不了消費者手中,對產業發展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普洱茶界,有“得東莞得天下”的說法,東莞是國內普洱茶存量最大的地區之一,大小茶行約有5000家,個體收藏者達6萬人,這里被視為茶葉收藏、投資的風向標。據統計,僅東莞一地,屯茶量高達30萬噸,被業界形象地稱為“莞式屯茶”。周文波表示:“如果東莞藏家將屯集的普洱茶釋放出來,對整個市場的沖擊可想而知。然而,在這些屯茶中,并非所有的普洱都是‘越陳越香’。”

        茶商劉巨介紹:“普洱茶存量過大,多數屯集者并不懂,更不用說區分不同年份、不同山頭的普洱茶的個中滋味,目前的價格卻讓懂茶的人喝不起,而藏茶的人不喝茶,存量越來越多,勢必造成價格下跌。”

        過度強調普洱茶的投資價值和收藏性,投資者懷著升值的期望而收藏普洱,導致普洱茶市場本末倒置。普洱茶缺乏統一的標準和鑒定機構,沒有公開的交易平臺,基本靠圈子內部轉讓,限制了其流動性。價格不透明,信息不對稱,這也嚴重影響了消費者的信心。摸不清的普洱茶價格讓眾多愛好者望而卻步。

        徐新感慨:“一款普洱茶的升值極限取決于此款普洱茶本身的品質,如果過分炒作,只會令普洱行業在消費者面前一文不值。”

        “2014年,云南普洱茶企業都在尋找突圍,最大的特點就是從存量市場向銷量市場轉型,看得見的消費會成為這一年的主題。”周重林說。

        “普洱茶行今年會遭遇洗牌,純粹投資的商家會被淘汰掉,很多沒有特色的小廠家也會被淘汰。普洱茶價格還要降溫,降到合理的價位。普洱茶業還會出現各種起起落落,未來的普洱茶更是品牌的時代,‘品質+品牌’才是普洱茶的出路。”周文波說。


 

原文出自://epaper.ccdy.cn/html/2014-06/28/content_129348.htm

搜索:  
版權所有:安寧海灣茶業有限責任公司  §  技術支持:鷹領創意 滇ICP備14004301號
{ganrao}